再过三五年
2018-04-21 07:1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内容提要:左权县山庄窝铺的一处处生态庄园,把移民搬迁后的“空壳村”及“四荒”地变成了一座座“绿色银行”。在助力贫困山区发展以及产业扶贫中,肩负着重要而特殊的使命

盛夏的左权,石匣湖碧波荡漾,倒映着四周蜿蜒起伏的山脉,景色十分迷人。 左权鲜淼葡萄庄园就坐落在石匣湖东面的山坡上,这本是左权县石匣乡石匣村的一座荒山,2005年,在左权最早经营超市的郝左亮,抓住县委、县政府倡导、扶持发展生态庄园经济的时机,承包了这片荒山,做起了冰葡萄酒项目。 如今,山坡上所有的平坦之处,都陆续被开垦出来,成了庄园的葡萄种植基地。 目前,郝左亮已经投入资金2000多万元,今年中秋节即可正式生产。这意味着,这座荒山从此不再寂寞荒凉,它将成为周边农民致富的“富山”。 “四荒”变成了庄园 农民变成了工人 雨过初晴,地里还有些泥泞,鲜淼葡萄庄园里已经有工人在忙碌。在一块葡萄地里,有几个妇女正在修剪葡萄枝。 来自左权县羊角乡羊角村25岁的刘海霞告诉记者:“在这里做活,按日结算,每天50元,一个月能干25天左右,最少挣1000元,每天还专门有车接送。村里来做活的男女共有七八个,男人每天能挣到120元。” 郝左亮告诉记者:“来庄园做活的都是周边村里的村民,春季用人高峰时能用到160人,秋季大约70多人,50岁以下的男工,每天120元,50岁以上的80元;女工每天50元。这些都是季节工,每年下来能干十个月,每月在20天以上。还有常年用工30多人,月平均工资2000元以上。每年用于支付用工工资120多万元。” 同行的左权庄园办主任霍建斌告诉记者:“目前,葡萄庄园开垦种植的葡萄只有400亩,“十二五”末,达到1500亩,肯定没问题,五年3000亩是庄园努力实现的目标。随着冰葡萄酒进入正式生产,以及后续的销售等环节用人需求的增加,用工量还要增加,其带动农民致富的作用会越来越明显。” 在左权麻田顺康公司,记者了解到,该公司从核桃种植基地到加工生产销售全产业链,辐射带动左权东南6个乡镇、120个村、300多个农业专业合作社、7100余户农民直接间接受益,户均增收1200元。据悉,在晋煤集团的帮扶下,麻田顺康公司即将新上一个投资3.5亿元的核桃深加工项目。 目前,左权全县生态庄园已经发展到243个,经营面积达35万亩,完成投资近4亿元,遍布全县所有乡镇,覆盖8万多人口。 作为一个国定贫困县,左权山大沟深,人口居住十分分散,群众生活艰苦。针对这个实际,县委、县政府大力推进“一城34个中心村”的城镇化发展战略。随着大量的移民搬迁,“空壳村”、耕地撂荒、“四荒”资源闲置等问题相继出现。 2005年,左权县委、县政府积极引导社会能人和工商资本,依托移民搬迁遗留下来的耕地、“四荒”等资源,以多元化方式筹集社会资本,以租赁、购买土地使用权等形式,集中流转一定规模的土地,探索了农业产业开发与农村经济发展的新模式——生态庄园经济。之所以称之为生态庄园,是因为这里的庄园大多以种植干果经济林为主,生态效益十分明显。 通过近八年的实践,左权生态庄园发展呈现出越来越强劲的生命力。闲置的资源被利用了,“四荒”着上了新绿,变成了一个个美丽的庄园。农民除了租赁土地、财产入股收入外,还就近入庄园打工,直接获取工资性收入,成了名副其实的产业工人。 “土地搞流转,不种有钱赚”、“农民当股东,年年能分红”、“农民变‘工人’,就近能打工”,这在左权生态庄园里已经成为事实。 目前,左权全县生态庄园带动劳动力就业8000余人,人均增收近6000元。当地老百姓给生态庄园经济总结了几句话:农民下平川,老板进深山,“四荒”着新绿,旧村变庄园。、 发展庄园经济 开辟产业扶贫新途径 山西日月星生态庄园位于山西和河北交界处,经过几年的发展,日月星庄园已经成为集住宿、餐饮、旅游、种植和特色养殖为一体的多业并举的生态庄园。 盛夏季节,来这里享受清凉、亲近自然、欣赏奇峰林立、品尝农家饭菜的游客越来越多。而庄园里散养着的笨鸡、野鸡、野猪、藏香猪等,更是备受游客青睐。再过三五年,已经栽植下的3万株矮化核桃树、70万株刺槐、5000多株杨柳,就会相继产生效益。 日月星生态庄园所在地方,原本是一个120口人的小村庄,2004年,整体搬迁到20里外的另一个交通条件较好的行政村。注定要荒芜的房屋、耕地、水、电、荒山、荒坡等资源,却因一个庄园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。 日月星生态庄园所在的左权县营圪道村,只是我国千千万万个偏远落后地区农村的缩影,生态庄园的崛起,让我们看到了农民,尤其是集中连片的偏远落后山区农民致富的新途径、新探索。 与以“土地+劳动力”为主要特征的传统农业相比,生态庄园经济最典型的是社会资本的投入,而且是投向贫困落后地区,资本下乡的同时,带来的是管理、技术、人才,以及和市场的对接。 经过几年的发展,集规模种植、特种养殖、农产品加工,以及多种经营综合开发的生态庄园经济,在太行山的大山深沟里,在大量的撂荒的土地上,演绎着由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发展的辉煌篇章。 截至2012年底,左权生态庄园共发展经济林3.5万亩,生态林6.5万亩,养殖畜禽10万头(只)。据庄园办的人告诉记者,左权是核桃大县,全县的核桃树管护最好、效益最好的是庄园的核桃树,人才、资金、技术优势显而易见。 左权县委书记王兵告诉记者,对于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来说,生态庄园经济所产生效益,单靠政府有限的投资不可能,单靠农民自身努力更不行。生态庄园经济所书写的奇迹,是民间资本的大作为,这种作为还可以在政府的扶持引导下,做得更大,做得更好。投入递减和收入递增是生态庄园投资发展的规律,随着一个个庄园的不断发展壮大,一个庄园就是一个“绿色银行”。这个银行不仅是投资者的银行,也是所有为庄园建设发展努力付出的老百姓的银行。“能人带穷人、庄园带农民、企业带农村”是生态庄园经济社会效益的生动写照。 与此同时,左权生态庄园经济也引起了周边省份的关注:河北某投资公司计划拿出10个亿,在左权、河北交界处开发一个集生态、休闲、旅游为主的大型综合生态文化游项目,总规划面积80平方公里(包括区域内的山脉丘陵)。而由山西翡冷翠餐饮集团等三家企业共同投资2.3亿元开发的左权湖万亩生态农业示范园,旨在打造全省山区一流的现代农业示范园…… 作为左权生态庄园经济未来的旗舰型企业,上述两个生态庄园项目体现了左权县、县政府在发展生态庄园经济上新的决策和战略导向。县委书记王兵说:“经过了七年多的发展和积累,接下来,庄园经济将要在规模、档次、管理上求突破,重点打造20个精品生态庄园,进而引领全县生态庄园,整体上向更高层次迈进,使之在带动农民脱贫致富方面发挥更大更明显的作用。” “企民”和谐融洽 共同实现脱贫致富梦 在山西日月星生态庄园,村里原住居民(包括已经迁走的),谁愿意保留自己的地,继续种,庄园都随搬迁户的意愿,原本已划归庄园的老核桃树,庄园方则会无偿全部归还给原住户所有。 王家峪生态庄园,则为不愿搬迁的原住户(20多个老人)留下了一部分难得的平坦的耕地,让他们自由耕种,对已承包的900多株老核桃树,投资者徐彦刚承诺,几年后,等到新栽植的核桃树进入挂果期后,老核桃树重新返归原住户所有。 …… 对此,省改革创新研究会会长吕日周盛赞:这不只是管理,有一种精神、文化在里面,这是新时代的“企民鱼水情”。 由于左权生态庄园大都位于移民搬迁后的“空壳村”和四荒地,祖祖辈辈生活在哪里的农民,离开故土后,很难割舍思念故乡之情,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们。 正是生态庄园的人性化管理,给搬迁农民带来了安慰和惊喜。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许多六七十岁的老人还在庄园里干活挣钱,他们不用花儿女们的钱,心里特别高兴。而许多在外面找不上如意的工作的壮年人,也成了庄园的劳动力,就近挣钱还能照顾家里,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好事。 很显然,庄园的发展已经和周边农民的命运紧紧连接在一起,庄园正在带动更多农民实现脱贫致富之梦。 《山西经济日报》记者郝光明 农民脱贫新路径 实践证明,在土地资源比较集中、农业条件较好的地区,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对农民增收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。但在偏远落后的山区,似乎有点鞭长莫及,而左权县大力发展的生态庄园经济,却恰恰弥补了该县偏远落后之不足。 生态庄园经济有以下这样几个特征: 其一是民间资本的投入机制,正因如此,生态庄园的投资者把经营庄园,当成自己的事业来做,苦心经营,呵护有加; 其二是生态庄园经济更多体现为一种市场化的行为,有很强的生命力和可复制性,具有可持续性; 其三是生态庄园经济扎根农民原有的土地、村庄,农民就近脱贫,体现了一种和谐融恰; 其四是生态庄园经济大大推进了偏远贫困地区农业现代化的进程,诞生了新农业、新农民,出现了新气象。 因此,随着一个个生态庄园的兴起,我们看到的是,在左权,地还是原来的地,山还是原来的山,却演绎出了全新的农业文明。 2013年6月1日的《求是》杂志刊登了一篇题为《生态庄园经济:发展现代农业的一条新路》的署名文章,对诞生于左权县的生态庄园经济给予充分肯定。正如专家学者们在《生态庄园经济宣言》里所说:诞生于山西左权的生态庄园经济,不仅是中国农村发展的生动实践和创造,也是中国解决“三农”问题的一条有效途径,还是中国农村未来发展的一种新模式。 《山西经济日报》记者部主任 郝大为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wagaha.cncom红高手论,王中玉,大众免费印刷版权所有